詠春蠡测

黃淳樑詠春 ─ 詠春拳學簡介
「詠春拳術」是一門甚堪 玩味而且技巧精微的搏擊技術。假設我們將「詠春」看作是一張布,則每個人按其心中所信,智慧所能悟及個人體驗,把這張布裁剪成適合自己身段的衣裳,然而最 終,物料的性質並無改變。現今有很多不同的詠春系統,諸君都很容易透過不同的網上媒體一一找到。對於詠春界的朋友,我們都心願結交,聆聽他們在詠春拳術上 寶貴的得益,又或者分享一些我們的見解。

答問:
問:華夏詠春拳術學院是教授甚麼一種詠春呢?
答:我們是教授黃淳樑詠春的。
問:甚麼是黃淳樑詠春呢?
答:閣下大可瀏覽黃淳樑師傅的遺教-詠春拳學,自會得知黃淳樑詠春的端倪。

黃淳樑師傅致力探索與發展詠春拳術逾四十寒暑。通過學習、傳藝及搏擊體驗,黃師傅一心藉詠春追尋搏擊的真相。

很多人都知道黃淳樑詠春,是那麼一種直接且科學化的技擊術,但這並非它的全貌。據黃師傅所說:「詠春不單只是一種技擊術,而且是一種生活的方式。」,就在黃師傅西辭之前,他為自己的詠春見解定名為「詠春拳學」。

詠春拳學概要 :
詠春的哲學觀
如果你無法創造一個雙贏局面,你只好面對兩個處境 ─ 勝或負;得益或受損。
詠春總是提供積極的方案去處理這些情況。

情況處理:
若閣下身處條件對等或高勝算的搏鬥環境,你應當知道如何取得最大利益。
若閣下身處條件不對等或無勝算的搏鬥環境,你應當知道如何減少損失或求存。

詠春三大法則:
詠春的三大法則,是一個互為作用的三角關係。

簡易:這是關乎到動作如何簡易操作,不求繁巧。
直接:這是關乎到攻防路?如何短捷完成,不求迂迴。
效果:這是關乎到力勁的操控,產生及應用的問題。

詠春拳理:
根據以上三大法則,前人從無數的實踐及鍛練當中建立起數以十計的拳理,
以方便闡釋詠春拳術的應用技巧。
舉例如下:
「橋來橋上過」
「來留去送」
「留中手莫走」

我們希望以上所述巳能足夠及適當介紹了詠春拳學的面貌。基於詠春法則的精神,我們試圖避免介紹時產生複雜和混淆。相反,我們希望閣下更能易於了解黃師傅的概念架構與及細緻的邏輯思維。

我們高興與閣下分享多一點詠春拳學的內涵,大家可透過以下電郵地址:cliffay@vt.com.hk 聯絡即可。

再者,我們誠意推薦 丁超塵 (David Peterson) 的文章給大家閱讀,他是能夠掌握黃師傅的詠春拳學的少數外國弟子之一。大家可以透過一些武術雜誌(外國)或一些詠春網站查閱。大家亦可透過電郵:dmp@cgs.vic.edu.au 購買他的著作 The Combat Philosophy of Wong Shun Leung.

詠春瑣談

序言

今年離春節約三星期前,胡鎮南大師兄忽然來電話找我,在電話中師兄跟我說:「歐陽,我的年紀已經不少了,我想現在自己的精神魄力還可以的時候,把師傅早年如何教我詠春拳術的情況讓你知道。因為我發覺現在有不少師傅的弟子在談論和教授詠春時,都把師傅當年十分重視的功法、手法、心法等統統拂論。我們這一代早期弟子不在世之後,師傅傳下的東西就此失傳,這是令人非常婉惜和遺憾的事。」我對南哥說:「你可以講述或講授予其他師兄弟知,不就解決了嗎?」南哥答道:「我發覺他們的態度,好像學過師傅的詠春之後,已經得到技擊真傳,天下第一,其它的都是偽法,不屑一顧。但我感覺到你是比較開明,可以容納他人意見者,所以我有心把師傅早年傳下的教法講予你知,看看你的意思如何。」我答應南哥這件事我會好好思考一下,然後再作安排。

剛巧,在南哥和我通電話之前,自己正想著手把本門弟子在不同時候遞來要求賜教的詠春問題,做一點整理功夫,寫幾個字作答。可以的話,把文字放到網站上給人批評一下。能夠把南哥愛錫我這個不肖師弟的心意,和自己早定下來的打算串聯起來計劃,顯然更有深遠的意義和責任。意義的層面有幾個:

和盤托出師傅早年詠春拳的教授方法,從而反映出師傅早年對技擊的心得。
我是師傅中晚期的弟子,我自立門庭後,透過我答覆弟子的問題,可評估到我這一代人,算是將所謂「黃淳樑詠春」推前了發展、開了倒車,還是原封不動。

希望大家感受到一個客觀的訊息,武術的詣境和其它應用技術追求的境界一樣,都是在漸變下發生跳躍式的進步。愈要向上提升境界,在精神上,有關靈性方面的和心性方面的形而上元素會漸漸增加,有如藝術一樣,既呈現出應用性的技巧、手法;又同時表現出一種獨特精神、韻味和風格。
基本的材料都看過了,都知道了。最後又是回到自己身上打量,不是人人都必要非這樣走不可,非那樣做不行,而是你老人家想怎麼走和想得到甚麼,才是至關鍵處。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多借助近代合適武術技術、功法以致理論拓展的人體知識、科技知識,會更容易瞭解前賢的經驗之談的實際根據。這樣是有利於創設更有效率的鍛煉理論和方法,亦可以修正和逼近每項鍛煉的合理付出(精神、時間、體力等)。這豈不更脗合現代都市人的價值觀麼?

正文的第一個話題,是談論二字箝羊馬的。筆者想借機帶出詠春拳術流變的情況,以作為正文前的導讀。據筆者所知,二字箝羊馬的步型姿勢,並非唯詠春拳術所獨有。日本武術之一 – 空手道,它的「三戰」套拳,就會用類近二字箝羊馬的步型了。位處中國東南方的福建,有一著名的地方拳術 – 鶴拳,亦有類近詠春的二字箝羊馬。筆者用「類近」一詞的原因是不確定上述拳系的這個步型,除了外觀相近似,步型的要求和功用是否與詠春拳相同。近年有些武術歷史文章,在尋根究底後,認定發祥蓬勃於廣東的詠春拳,實是淵藪於福建鶴拳系統,由東向西走至廣東佛山一帶,經過時間的洗禮,再混以當地的地域文化和人民文化需要,持續發展而成近代的詠春拳系。另一方面,有文章記載了日本武術的空手道系統,自 1985 年至 1991 年間,先後共四次組團往福建永春縣尋根,承認空手道的創建過程中,福建鶴拳是其中一個影響因素。由此觀之,鶴拳、空手道、詠春拳,三者都是一脈相連的同根分枝。所以有特徵相仿的馬步是意料中事。當然,有關鶴拳與詠春拳出處這筆糊塗賬,還有不同版本的口傳故事,可謂千絲萬縷,真偽糾纏,訛脫斑斑,真不知從何處入手抽絲剝繭。
我派近代被劃分為「葉問詠春拳系」,我師傅這一代「詠春人」,大都是葉問的親傳弟子,他們大致都採用,認為較可靠及有點根據的詠春拳術口傳歷史。這部份口傳歷史乃自梁贊師祖的年代計起。當時約為清代道光初年,歷經咸豐年號、同治年號,至光緒年號中晚期止 (梁贊師祖生於 1826 年,卒於 1901)。期間,詠春拳系已經是一個大家庭,由若干個同源的支派和不同源的武術流派所共稱,一般都用某某詠春,或某某永春等作為門戶的分別,而梁贊師祖正是其中一支詠春拳系的表表者。按照歷史時間的縱線推展至現代,以葉問宗師繁衍的詠春拳系為起點,橫向觀察四周,自廣州、佛山以至東南亞一帶,實在有不少於十支、八支詠春派系在各自繁衍發展。彼此雖然都以詠春名號開宗立派,但理論、手法和功法等都有可能大不相同。

筆者乃葉問詠春拳系的第三代再傳弟子之一,恩師黃淳樑師傅是葉問宗師的親傳弟子之一,為第二代開拓詠春功業的英傑之一。可以肯定的說,恩師傳授予我的詠春拳法,乃秉承葉問宗師的拳法心得,加上恩師多年來的個人體會和實戰經驗所揉合而成。或者可以再直接一點說,恩師的武術成就非一朝而就,屢經歷煉、修正傳嬗而至成熟,拳藝自成風格,別樹一幟。在筆者眼中,這是一種最自然不過的事情,因為筆者看到不少師叔伯,以至師兄弟的拳藝,同樣是各具風儀,比比皆是,司空見慣。這種現象,正是由一般帶規律性的技巧動作,進展為帶有個人體會、個人運動習慣、反應特徵等混成一體的特色動作,亦是代表一種個人化的藝術表現。

因此,筆者的武術內涵也是遵循這種自然的成長規律而培養起來。所以往後談論的種種武術見解,如果和閣下的師承見解有悖,和其它黃淳樑師傅弟子的心得有違,都是筆者意料之中的事。希望閣下能以同樣心境來理解。筆者自立門庭之後,常告誡學生、弟子說:「本門強調,武術是一門絕對高實踐性的應用技術,說得出;就要做得到,這是最根本最核心的精神。對於手法、功法能自圓其說者,以屬難能可貴,但尤其重要的,還是能把技術普遍地用得上,而且一般人都可依循方法、練法學得到。這個自圓其說的手法和功法才有研究、保留、推廣的價值。這也是判別真法、邪法、偽法的最佳途徑。」
最後,筆者衷心感謝向我提出問題研究的弟子,使我思考解答和部署解答方式的過程,助我更瞭解自己所學;推我走向那個更清晰簡明的武術修煉層次。對於吾徒 – 達知,筆者非常感激他對這一輯文稿的關注,花了很多時間為初稿很多不善之處提出寶貴的改善意見,將來這些文章能夠以英文版面世的話,都全賴達知的幫忙。至於恩師早年的詠春教法和心得,將會在下一輯文稿中發表,暫定名稱:黃淳樑詠春拳學的演變。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2 月 17 日

參攷書目:
台灣武林雜誌書(壹)鶴法,
佛山武術文化 主編:馬梓能,
COMPLETE WING CHUN(詠春拳全集 –詠春拳歷史與傳統紀實)
作者:Robert Chu, Rene Ritchie and Y. Wu

二字箝羊馬在搏擊時的用處

詠春拳術中出現的馬步類型並不多,只有四種。

分別為:二字箝羊馬, 轉馬 (亦稱:坐馬),前後馬,摽指馬。

在實際搏擊應用中,只有轉馬 (坐馬)、前後馬和摽指馬可用。一般情況下,又以轉馬 (坐馬) 和前後馬使用得最多。至於二字箝羊馬的步型,於實際搏擊無用,因為真的用不上。但二字箝羊馬卻是一切詠春馬步的根本,其它三種詠春馬步完全由二字箝羊馬導出;倒過來說,轉馬 (坐馬)、前後馬、摽指馬都必定可以還原為二字箝羊馬。要正確掌握這個馬步,就先要瞭解它的功能目的,眼界不要單單狹隘於步型上,而要放眼到全個身軀的「整」,才可一窺全豹,洞悉周全。

二字箝羊馬開式後要求的站立姿態,正是為著培養各種合適於搏擊的,身、腰、馬的形態特性和配合習慣。

試看以下分析:

開馬之後,要求上身放鬆,使肩膊、胸、腹、肋都不刻意蓄力,令人有頓然舒鬆的感覺即可。這時候,重心的位置比較直身挺胸時,更低一些,使到身體的穩定平衡程度,因重心降低而大幅增加。這個效應,再加上下盤由自然的站立改變成二字箝羊馬的站姿,腰馬間的肌肉都因而付出額外的力來完成工作,使人感覺上以為身體的穩定平衡,是來源於馬步的力度。另一方面,將來有巨大的外力打到手上,或者手發出攻擊後的反作用力,都可以利用這個身、腰、馬的安排把外力、反作用力等輕易向下卸到地面上,使全身保持穩定的平衡。
自腰間脊骨位置延至尾閭一帶,要有向上翹起 (亦稱:兜起) 之勢,個人感覺上,尾閭頂端至連接臀部一帶,要有在欄干上穩坐之意。這是二字箝羊馬合格與否的關鍵之一。在有關力的問題上,這是所謂力從地起,儲勢發勁向上、向前打出的樞紐;亦同是引外力沿己身下卸的關要。當尾閭上翹時,會令到周邊的腰部肌肉上下拉緊少許,方便移動或轉動身體時,所謂齊進齊退,上下連貫,全身如一。

詠春行家對於腰以下的步型,常用等邊或等腰三角形的外觀,和支橕外力平均的特點來講述二字箝羊馬。坦白而言,根本上從來沒有一個完全成形的三角支撐結構,在這個步型上可以給你找到,要是真有那麼一個或數個三角支撐結構存在,要迅速兼且靈活地移動或轉動馬步,簡直是妙想天開的事。其實這個既感沉穩,又復覺靈活兼富有彈力的馬步,是因為重心的所在位置和形曲力直的條件而來。重心位置,可參攷上述的 (1),而整條大腿上的腿彎處、腳踝彎處及腳弓,提供了形曲力直的條件,產生了避震、儲力、變換步型的功能,至於腿彎的角度和兩腳間的步距要求相對穩定,都是與重心的平穩有關。所以用三角形支撐結構的理論,可以說是一種權宜的、蒙糊的籠統說法。

當兩個人的盤手技巧嫻熟,功力純厚或純粹 (至少要其中一人達到條件),大家在盤手 (純粹黐手) 時,當外力大而向我襲來,身己會發現到己身的二字箝羊馬,在不斷的修正中提高卸力、儲力和平衡的功能。久而久之,不獨己身的腰馬得到開發而強韌有力,調節步型高低寬窄的能力,更顯靈活自然,不著痕跡。這些經過鍛煉而來的能力,正好配合轉馬 (坐馬)、前後馬等實際應用。

在此順道一提,大家千萬不要挖空心思地去研究,如何用二字箝羊馬的步型去和別人自由搏擊。這是不設實際的傻想,尤其是已擁有或打算招收徒弟、學生的同修,這是誤己誤人,等同教人玩命的做法。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2 月 19 日

問:一些門派會以「四平大馬」來鍛煉腿力,

詠春拳的「二字箝羊馬」又是否可以鍛煉腿力?

直至最近期為止,據筆者所見,不論是那一種詠春拳系,凡入門修煉者,多數會以小念頭為築基課程。驟眼觀之,還以為這是詠春特有的傳統文化。筆者卻認為這是前人歷經無數次實踐、對比之後的經驗結果,而定下的鍛煉要求,絕非一蹴即就的設計。

大家在演練小念頭,手會不住地在活動,但馬步一旦開式完成後,就立在原地不動直至小念頭演練完畢。操拳動作較快者,約須三分鐘左右可以完成小念頭,較穩妥地操練者,則可用上五至十分鐘不等。設想一位毫無武術根柢的初學者,在特定要求的步型姿勢下,以自己上身的體重加負下肢上承擔數分鐘,確是一項鍛煉腿力的築基法門。然而,當腿力有所增長後,如要更上一層進境,就要配合其它功法並行了。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2 月 15 日

武術的內省

傳統武術中,各門各派的攻防理論和手法繁多,可謂百花齊放,各有異同。但任何動作都須要身體四肢作工具來演譯,那就不能離開這至少的七大武器:拳、腳、指、掌、肘、肩、頭。不論動作的架勢名稱,多有別出心裁,巧立名目者,但當你多聽多看之後,總不免有大同小異的感覺。動作愈簡潔實用,則上述的感覺會愈明顯。所以筆者倡導:「以武術總不離生死搏鬥環境下的一種應用技巧為基本精神,觀摩研究不同地域的各門派間的技擊特色(性),以至相同地域的各門派間的技擊特色,從而體會到那種客觀存在的搏鬥實相。」這個「搏鬥實相」指的是那種敵我對峙,或寡或眾、我強他弱、我弱他強、不相伯仲等轉逆無常的混雜條件下,須臾即過的龍爭虎鬥狀態。明乎此,則各門派間的技擊特色,就是他們處理對待這個狀態的經驗。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搏鬥實相」不論時空,不論地域,更不論文化背景,都是無有分別,始終如一的;但處理的經驗就有技術上的不同境界了。

譬如,一般人談及詠春拳的經典動作,總不離那膀手、攤手、伏手、日字衝拳、二字箝羊馬等泛泛之論。筆者絕對同意這些都是詠春拳的經典動作,但這些經典動作所隱涵的那種共通的技擊特色 (性),卻並未和盤托出,金鍼道盡。這種情況,反而容易把練武者的注意力多集中到動作的形態、幾何線條上,而較忽略瞭解動作的力學要求、生起動作的條件和生起動作時的狀態感受。其間分別,可大可小,有一句武術諺語:「學我者生,似我者死。」,正是上述情況的活寫照。筆者認同,有關武術應用的掌握,最講求心領神會,經常要多練習,為的就是要重覆地準確掌握這個體認。說話上、文字上的表達,只不過就某種體認談一些原則條件,描其梗概的表面功夫而巳,距離真實的狀態和真實的感受,往往仍有難以形容的差別。所以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自己不親身下場參與,去感受歷練一番,真功夫是決不會對你一見鍾情,不請自來。俗語說:「百聞不如一見」,是;又說:「眼見未為真」,更是;直到你所做的技巧予人體驗,達到百人同語,千人同感時,才可說身上有了踏實的功夫。而功夫造詣的高低遠近,又是另一回事了,絕對不要和「功夫體認」的感受混為一談。

最後筆者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武術進境的問題。其實,這正是眾多學問,從入門探索一刻開始,沿途學習上必然經歷到的,種種實修上的困難、阻滯、失敗、得益。。。;或是心性上的倒退、失落、茫然、徹悟等等。其實,姑勿論是有關形而上的學問,如:哲學、宗教、藝術欣賞等;或是應用性的學問,如:武術、繪畫、歌唱、手工藝、寫作、語言等,無不遵從這個學習歷程。某些人對某種學問的稟賦高,是不爭的事實,只要相關的助緣充足,能充份掌握到的學問知識,的確較一般人在同等時間內所獲得的知識為多,但這與有否成就,和能達到幾許成就的高低無關。因為事實可以證明,當今世上很多天才人物,如要在其學問領域中能有所成就、有所創見的話,都必須經過長時間的鍛煉、研究、從錯中得益、從時間中成長過來,無一人可以僥倖成功,卻有數不盡那麼多的天才、幹材終其一生都不能成就。這些例子,大家隨便可以在書本上、網絡世界中或視訊媒體的節目上不難看到。

舉例,如果按筆者所倡導的,把武術納入實踐應用的技術範疇內考慮,在巳有的技術大致可用、練習方法大致有用為大前提下,要有所成就的關鍵因素,就是時間因素了。練武者雖要有充足的時間去認識、熟習、掌握一切基礎知識和手法,往後通過不同要求的特別鍛煉、模擬實戰、修正技巧等,在不斷鍛煉、實踐、修正的循環當中,個人的體會、眼界以至風格就漸漸孕育出來,是一種驅之不去的品質。這正是個人武術成就有否的指標之一。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2 月 25 日

夾肘 (埋肘) 的用處

中國傳統南方武術,俗稱:南拳。按地域而分,有福建拳系和廣東拳系兩大類。廣東拳系中,有一著名的分支,統稱為「東江拳 (註1) 」;亦俗稱為「客家拳」,包括有龍形 (龍形摩橋)、白眉拳、朱家教等。它們演練套拳的步勢大致都採拳打四方,直上直落的形式,有力貫前橋 (前臂) 和鎖橋的要求,這一點和詠春拳中特別強調的夾肘 (埋肘) 有相似地方,但是真正的用法,因門派間的學理與心得不盡相同,而各有高見,自然是意想中的事了。然而,它們之間的相似之處,是因為遠古有師承同源關係;拳種發展的地域相近而互生交流影響;或是各門派從搏擊實踐中得來的相同經驗,這是值得大家玩味的話題。

筆者據師承所傳,對於詠春拳中各種手法的應用和理解,自有一套入手的觀點,和其他前輩的體悟未必盡同。本門的詠春拳與其它門派、拳系最大的分別,乃在與敵接觸後的對峙中,每每予敵人一種無與倫比的壓逼力。對方於具體感受壓逼的同時,卻未必見到有任何具體動作在施為。筆者稱之謂「力向朝形」,也就是用一些發力技巧,使因身體運動而來的各合力 (整勁) 的最終方向,總是由下而上朝向敵人,並且隨時可以力透敵人的軸心。「力向朝形」實在源於詠春拳的基本原則 –「朝形」觀念,並不是甚麼神祕莫測的發明。各位詠春同修只要稍為細心體察一下,不難發覺到沿自腰馬上湧的勁力,總是以手臂導出為多數,當手臂彎處相應地做出夾肘(埋肘)的動作配合時,「力向朝形」的狀態也就形成了。所以夾肘 (埋肘) 是力與技術合成某一動作效果的關鍵,亦是詠春拳攻擊動作和個別防守動作的構成要素。

筆者再用一個簡明的流程來表示夾肘 (埋肘) 在詠春拳中的應用關係。

1.「來留去送」是詠春拳術造詣中,對手法技巧極高的統攝要求。這要求須要以「甩手直衝」的功法來作必需條件,否則無法達成。
2.「甩手直衝」 (脫手直衝) 是詠春拳術造詣中,對短距離 (己身一臂之長以內為準) 間,手臂作出條件反射 (反應) 的極高統攝要求。做出「甩手直衝」有兩個必需條件,其中一個是「長橋發力」,是這個反應動作的力量來源。
3.「長橋發力」是詠春拳術在短距離間的發力特徵,可攻可守;亦可攻守同步。「長橋發力」的特色,正是「手不回身發,力向肘中求」 (註2),即是經常說的夾肘埋 (註3) 中了,為的就是要創造「力向朝形」這個必要條件。
4.「力向朝形」的狀態上文巳經重點說過,恕不重覆。然而須要補充一點,就是在短距離間,由靜止的某一位置高速移去另一個位置時,因路程短,動作容許的反應時間又極短促,在此情況下,一般單靠手臂產生擊打力的方法是非常局部和有限的,因為單一手臂能提昇的加速度有限,即做出的力量有限;而擊打到敵人身上當刻,同時亦有反作用力推向身體,使從手臂打出攻擊的那一邊身體起,變成一個旋轉身體的力矩,影響我的平衡。常用這種打法的人,在經驗上或想法上,會從整個力中分配出更多一點力氣,去更強收緊肘膊的關節、肌肉,及理用地面的摩擦等,以圖抵抗這個旋轉力、保持手的擊打姿勢等等。
很明顯,站在攻擊的立場而言,這些做作都只會浪費、削弱攻擊的力量,問題是真的有此需要嗎?然而,在一個動作中,手臂能作夾肘 (埋肘) 的配合,能使身體當刻更能渾然地整合如一,這就方便把身上發出的整勁,按要求或部份、或全部由手或手臂導出,打向敵人身上,效果至鉅。原因是手臂夾肘 (埋肘) 打出,亦即是手臂逼近中線而打出,當整個力打到敵人身上時,指向己身的反作用力會非常逼近中線,那就不容易產生夠力影響身體的力矩了,所以整個用來擊打的力,可視作近乎無損耗而論,效率是相當高的。如果是防守動作,手臂作夾肘(埋肘)的配合時,就可以把打在手臂上的外力輕易地,由上身、腰間、胯、馬向下一邊吸收、一邊傳至地面,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供力、吸力和卸力系統。

註1:中國廣東省內,由東江、西江、北江匯合成珠江而入海。東江源頭在廣東河源市,東接梅州、汕尾;西鄰韶關;南近惠州、東莞;北毗江西,亦是東江流經之處。上述一帶都是廣東客家人聚居要地之一,而在上述地區流行的地方武術,多統稱為東江拳。
註2:「手不回身發,力向肘中求」是前人研發詠春拳術過程中一種經驗上的體會。這個經驗或說法很籠統,但是能夠顯出「用肘」是「長橋發力」的重要性,不過容易誤導人,以為打出的力主要是由夾肘而來,大家必須分辨清楚,以免把有效提昇勁力的訓練方法忽略,而把精神、時間錯配到次要的地方。
註3:「埋」字用作廣東白話時,可解:接近、挨近的意義。

作者:歐陽劍文2008 年 2 月 28 日

問:黐手 (盤手) 時,是否需要夾肘 (埋肘)?

要解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和大家建立起詠春黐手的基本共識,才容易把所知表達出來。刪繁就簡起見,由筆者先向大家表達一下對詠春黐手的見解,才回來解答這個問題。否則,會容易產生牛頭不對馬嘴的誤會。

詠春黐手是詠春拳術重要的訓練工具,但絕對不是決定勝敗的方法,也不是評定搏擊技巧優劣的唯一標準,更絕對不是雙方拼過你死我活,一決雌雄的途徑。以上一段文字,各位同修務請再三細讀,筆者眼見近代不少詠春同修,多抱有一種或數種上述心態來進行黐手,最終,打的意識或許有所增強,但依然心情緊張,互中盲拳,何謂「應打而打;應打而不打,不應打而打 ‥‥‥」,始終依然是氣喘如牛,茫茫然而不知所云,這樣子練拳,「百日如新,千日如舊」又有何得益呢?大家要切記:詠春拳術不是一門對抗性的競技運動,而是一門生死相搏決勝當下的功夫。千萬不要混為一談。

所以詠春黐手,是為著建立有利於近身搏擊的各種詠春反應和能力;進而在一定程度的壓逼力下,如何伺機建立好和靈活運用好各種詠春動作的反應能力。譬如:甩手直衝是一個反應,這需要長橋發力來完成。詠春黐手從單黐手開始,過渡至分手練習,進而是雙黐手 (盤手),最後在雙黐手 (盤手) 的狀態下進行有規範的攻防訓練 (度手);

目的就是要:
1) 培養手和前臂對外力的感受,作出恰到好處的反應。
2) 建立夾肘 (埋肘) 的條件和習慣以配合反應所需。

現在針對建立夾肘(埋肘)的條件和習慣而言。從小念頭第一節的動作中,巳標誌出夾肘的概念和要求。而從單黐手過渡至雙黐手 (盤手) 的訓練,是漸次增加兵臨城下的壓力和變異的複雜程度,來磨煉夾肘(埋肘)的條件和習慣。因為使手臂夾肘兼幾近停留、或往返在身前胯上某處空間 (肘位),實際上是一種不自然的運動形態,所以必須按步就班,來回校正位置,練習適應,體驗所得的感覺,多作對比,直至隨心所欲。如果閣下巳臻隨心所欲的境界,雙黐手 (盤手) 時就無須為夾肘(埋肘)而夾肘了。其實夾肘(埋肘)是代表有力到手的訊號,這個力可以是由我手打出的,亦可以是接他人來襲的力。所以手臂在未需額外用力或受力時,只管儘量保持肌肉舒鬆,形曲力直,肘在肘位旁邊侍候就可以了。待到須要用力迎前時,肘往內順勢一夾就是。
再從學習的階梯來總結全文。由操拳開始到達練習雙黐手(盤手)時,為著適應雙手交替高低上落時,都能留在有利的肘位上,故此會刻意用多一點力來夾肘,使到手肘較穩定地在身前某個空間範圍內運動。將來雙黐手 (盤手) 的鍛煉漸入佳境,動作變化嫻熟而後,就要把夾肘的意識略為放下,目的是在於提升手的聽勁能力,以至全身的適當舒鬆,對於後發先至、甩 (脫) 手直衝和勁力的瞬間爆發等等,都有莫大幫助。那麼一直奉行夾肘不鬆,就是錯了嗎?絕對不能說是錯,至少在早期雙黐手 (盤手) 和練習手法階段,奉行夾肘不鬆的原則會是利多於弊。不過,把這個原則長守不放的話,反而妨礙提升更優質的搏擊條件,卻是千真萬確的事。所以奉勸那些歷經長時間詠春修煉而未得反應、手法和力量的收放自如者,值得檢視一下自己夾肘的問題,可能正是超越目前境界的契機。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5 月 28 日

伏手的用處

一般情況下,當大家隨意地談論詠春拳術時,都會容易提到詠春拳的經典代表手法,那就是膀手、攤手、伏手。然而,只要你有機會多看幾遍別人操練小念頭、尋橋,就大概明白膀手、攤手的操作和有多少個不同的做法,再看一些黐手練習、模擬搏擊和度手 (註1),亦大概知道他的用法。但伏手就難免令人茫無頭緒,甚至令人有點失望。難道真的只有在黐手練習時,伏手搭在人家的膀手和攤手上面,上上落落 ‥‥‥,很是乏味。也曾聽過某些詠春同修說:「從過往到現在,仍有詠春支派認定伏手就是支持詠春拳源於蛇鶴相爭傳說的活證之一。伏手平放時如鶴之喙和頭;伏手揚起即如蛇昂首欲撲。所以視伏手為鶴喙,則是合指啄擊之用,當視它為鶴首,則可用腕之近手背處撞擊對手云云。」這都是詠春拳中伏手的用處嗎?

首先,筆者要明確指出,在下師承的武術理念,對詠春拳術來源的立場是甚麼一回事。恩師生前向來不採詠春拳乃仿生拳術 (註2) 的說法,只認為詠春拳是由相近地域的一群技擊人士,通過漫長時間的實踐、修正、取捨、改良等,慢慢地逐步磨合而成的一種技擊精粹。言歸正傳,本門對伏手的理解十分精簡:伏手的操作只有練習上的用處,而沒有應用上的用處。大家在狐疑下,難免會細問一句:「此話怎說,可否指明究竟?」。筆者試著手扼要地說明一下。伏手整個動作在小念頭階段,經過重覆操練而達到動作流暢、結構和定位合格後,就可以配合別人的攤手和膀手,來作帶有攻防意識的練習。目的在於培養和鍛煉手一旦與敵接觸後,幾種基本的技擊能力:

1. 感應外力特性的敏感度,譬如外力的大小、方向、根源等等。
2. 手在不同的外力作壓力下,如何保持肌力的鬆緊、肘關節的可用範圍、肘至肋之間 (肘位) 的可用距離。
3. 要習慣肘在身體前,而不在身體後活動。
4. 要知道以肘為手的中位,並習慣以肘部為手部動作的先驅。
5. 體驗起動「長橋發力」的狀態和練習這個「長橋發力」。
6. 做「長橋發力」時,體驗手在到達目標物之前、剛到達目標物和發力完成,其間,力在手肘、手腕和手掌的分佈和散聚。

如果用詠春拳的術語來概括以上六點,就是培養和鍛煉

(一) 手感 – (1),(二) 肘柢力–(2、3、4),(三) 長橋發力–(5、6)。

在眾多的基本技擊能力中,這三項能力都可透過詠春拳訓練伏手的過程中逐步建立起來。

註1:度手,是詠春拳的一個術語。同門之間透過一種約定的默契,大家在攻防對練的時侯,動作的速度、位置、力量都是恰到好處,力到他身而不傷人的一種高級練習形式。
註2:仿生拳術,指的就是拳術動作的設計,是有意模仿自然界動物的神態特徵、動物覓食或搏鬥求生的動作,如形意拳的十二形拳就是典型例子。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4 月 3 日

問:為何操練小念頭要以慢速進行?

這是一個經典的詠春拳術問題。它的經典之處在於:1) 不單有很多門外漢想這樣問,然而有更多的詠春同修會獨自思考這個問題,又或者會和志趣相近者一同思考、一同交流這個問題。今天有了一個看來滿意的答案,但不知在何時,又會把問題再思考一遍,因為從前的答案看似不中用了。2) 這樣去想著,最後變成這樣一個問題來發問的人有很多很多。可是,又有多少位提問者,會發覺到這個句子本身巳有不符事實的大問題,就最近而言,筆者仍末發現一套以慢速進行的小念頭在各地普遍傳播。

姑勿論只是文法上的瑕疵,或實質上別有所問與否。筆者都會以「速度」為主幹來談一談筆者所知的小念頭。小念頭在傳授過程中,一般會分為三個段落完成。把小念頭分成三段,是人為的界定,純粹基於授受時的方便而已。習者一旦熟練小念頭各動作後,分段落的觀念反而不必理會。本門為著要初學者更容易掌握動作的次序,而把小念頭分成四段。由提手起至右手打日字衝拳後,圈手回身止 – 為第一段,由出左攤手起至右手打正掌後,圈手回身止 – 為第二段,其它二個段落對應坊間常用的分段法,則大致相同。當操練小念頭時,唯獨是第二段,即一攤三伏那一段必須以慢速進行。就此,筆者的理解和體會如下:

1. 動作慢速進行,絕對不能作為一種攻防狀態來考慮。攤手、伏手的形狀和運動姿態,請千萬不要挖空心思,來估量它們的攻擊手法會如何運用。筆者拜師學藝迄今廿多年了,亦重未聽聞過,或目睹過有人能用攤手、伏手作攻擊手法。其實,攤手、伏手和護手都以慢速度來進行,目的在於建立一套新的、有別於日常生活習慣的另類基本運動模式。這個運動模式非常適合短距間的搏擊所需,但要建立一連串嶄新的基本運動模式,必須要掌握一大堆細節要求,緒如鬆肩、沈肘、夾肘、肘位、肘距、肌肉鬆緊 ‥‥‥,絕不能一蹴即就。因為它們有別於平常的發力習慣,所以要用多一些時間把習慣培養起來。
2. 通過一段時間的鍛煉後,攤手、伏手和護手的運動路線和起止位置都準確掌握了,就須要加上一種獨有的精神意識,藉以加強動作進行時,手內部獨特的肌力分佈和手對外力的條件反射。這是一個完整的手部功法鍛煉,至於功法的修正方向會以特定的對練形式來體認。

根據筆者多年來練習的體會和教學的觀察,發現了一個規律,就是鍛煉小念頭第二段的資歷愈深、次數愈多,則在操練第二段時的速度會愈慢,因為當事人加入的精神層面會相當具像和細膩,而對手部肌力分佈和外力感應會非常仔細。換句話說,鍛煉的年資愈深,同一套功法的深化程度就愈大。這套慢練的功法,就是培養「長橋發力」的功法,及「守中用中」(註1) 的功法。

小念頭的第三及第四段,操練時會以正常速度進行,把從第二段培養而來的習慣,譬如:夾肘、肘帶手行、守中用中‥‥,運用在第三、四段的動作上。筆者謹記恩師當年的一段見解:「詠春拳術的運用,重來不尚招式 (註2),所以詠春套拳的動作次序,基本上並無應甪上必然的連貫性。而小念頭更可視為個別的單式動作操練 ‥‥‥」,恩師提綱挈領的見解,正好作為小念頭的一種精辟解讀。有關小念頭拳法的概念、動作拳理、功法等,由於並非題目所指,恕筆者暫且不作深入討論。

註1:「守中用中」-是說在我正身朝敵的時候,以己膊為底邊長度,兩手為等邊長度且相交於一頂點的等腰三角形,自等腰三角形的頂點與底邊聯成一直線,此直線亦是三角形底邊的垂直平分線。「守中用中」就是如何按詠春拳的要求,去守護和運用這條敵我之間最短的攻防路線。這是詠春拳的中線理論中,最基本的一種理解。
註2:「招式」-這是指一個攻防的假設情況下,己方對敵人成功地施行一組特定兼且連續的動作,這種特定的組合動作模式,就是所謂的「招式」,又稱為「一招」。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3 月 12 日

問:何謂「中線」?

近年,由談論詠春拳術者,以至研習本派拳術者,當觸及詠春拳術理論時,必定熟悉這些名言:「子午定中」、「正身子午,偏身以膊為子午」,以及一些已知或未知出處的詠春拳歌訣,都會用上「子午」一詞來整合成句。然而,詠春拳對「子午」一詞的應用都與「中線」一詞的內涵有關。

要瞭解武術上「中線」的意義,必須先從「子午」一詞來勘探,才容易明白兩者的關聯和對應的義理。運用「子午」一詞,在武術上由來已久,並非詠春拳術所獨創。例:十八字理訣:「‥‥‥‥ 直由子午,後曲前直。」– 拳經 (節選) 無名氏。筆者以為武術上應用「子午」的起源,不妨從武術的發展歷史著眼。現代保留下來的中國傳統武術,大致上都是在明代或清代的民間武術成熟期產生。民間武術與軍旅武術是相互影響的,它們相互影響下的結果遍及不少武術動作以至武術文化習慣,譬如方位文化,就是當中的表表者。中國上古時候,至少自殷商朝代 (B.C.1751) 起,已有用「干支」系統來紀年月的記事文化,而不遲於戰國末期 (約B.C.403–256) 就己有流行的五行學說,到了漢代初期,有關陰陽、五行、干支、卦象等學說和應用系統,亦已進一步演化成一套能自圓其說的解釋系統,這系統被廣泛地應用在古代各種學科的解釋上,譬如:哲學、天文、科技、工藝;以至民間信仰的範疇上,直至現代仍在不同層面上應用這套系統,而系統會因人、因事的發展需要而被用家修改或擴充,非常靈活,可說是中國文化悠長發展下,孕育出的一種幾乎可以貫通大部份古代應用科技的獨特的訊息符號。

據知在漢代已常甪十二地支來表示方位,如子代表北方,午代表南方。參攷明代 戚繼光 著的 紀效新書。卷二。操令篇第二:「‥‥‥‥ 凡面所向謂之前,則用紅旗,即方為南 ‥‥‥‥,神為朱雀,卦為離。凡面所背謂之後,則用黑旗,即方為北 ‥‥‥‥,神為元武,卦為坎。」。以此為例,可反映當時軍旅慣用自定方向的原則,而這個原則巳在不知何時滲入了武術之中。例:何謂「子午方」?武術方位術語,一些拳家以習拳者身體的正前方為午位,正後方為子位 ‥‥‥‥ 傳統的說法,子位為北方,午位為南方。中國武術實用大全 康戈武著。顯易而見,明代。紀效新書引述士卒判斷方向的方法與現代 中國武術實用大全 記載拳家對方向的說法,其實兩者並無不同之處,大家所用方法的內涵是一致的。

就詠春拳術的技擊精神而言,這種判斷方向的手法尤具實用意義。以自己立身眼前所望的敵人、景物為午位,屬南方,自己立身背後所向為子位,屬北方。當有意在子午兩個方位上特別選定兩個點,使通過這兩個點的直線,同時通過一等腰三角形 (註1) 的頂點,並作為這三角形底邊的垂直平分線。這條直線,正就是自己正身朝敵,兩手交替下,平均打到敵身的最短直線,即所謂「中線」了。在此,筆者不妨金鍼道盡,為各詠春同修指明另一個重要的「中線」應用概念。很多詠春同修知道了「正身子午」這條建立在敵我之間的中線後,就滿足於這個點與點的平面幾何觀念,被默默地纏縛著,不敢或不想超越這神聖不可侵犯的詠春箴訣。須知道簡明的訣要,常常旨在提綱挈領,點出關要而已,至於如何具體操作,往住並無說明。所以點到點的平面攻擊,仍然未能發揮詠春拳理上「消打同時」和「一擊必中」的最高效益。必須要把「點到點」的平面接觸換成「點到線」的立體接觸,才可達至更高的攻防效益。請各位細心體悟這個應用的關要。

「子午」對應「中線」的另一個義理,仍然是離不開中國文化的影響。明清時期的武術發展中,對面功力耗損後的補充和功力提昇,這兩個歷來拳家不斷探索的問題,經過歷代各派前輩的試驗和總結,一般都接納了道家、道教「法天地 (註2) 」和「天人相應 (註3) 」的哲學觀,據此而採用道派養煉精、氣、神的導引術或打坐方法,藉此改善體質,由補充以至增進功力。其間,自然有不少道派修煉內丹常用的術語,被一併吸收到武術的內容上。其中明顯的是道派內丹修煉的理論:人體內肚臍下為丹田位置,五行屬水,性質為陰,用地支「子」表示。人納氣引至丹田(子)時,此氣是為陰精,用體內之火烹蒸後,上升至人的頭頂內的泥丸宮,五行屬火,性質為陽,用地支「午」表示,是為煉精化氣。恰巧,丹田的「子」與頭頂的「午」上下聯成一線後,正好位於人身左右對稱下的中軸上。所以當談論有關軸心、平衡等問題而說及「子午定中」時,所定的正是這由上而下的「中線」了。

註1:「等腰三角形」– 這裡所指的三角形,是專指以自己膊寬的長度作底邊,而以自己等長的雙手作左右鄰邊,且相交一頂點的一個等腰三角形。
註2:「法天地」– 中國上古時候的道家學派觀念,人應該以天地的自然法則為學習楷模。法,即效法也。
註3:「天人相應」– 是道家學派思想「天人合一」的一個延伸觀念,強調人善用自然法則,就能領受法則蘊涵的好處,可補人因虧損而出現的不足。參攷老子一書,第廿五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3 月 15 日

重心與中線的關係

相信這個題目會是武術愛好者、詠春同修們有興趣討論的熱門話題之一,尤以所練的功夫專事標榜以巧力取勝者,最喜歡觸及這個問題,而且往往有滔滔不絕的高見發表。筆者修煉的詠春拳術,就所理解的拳理、應用的法度和多年實踐的心得,可以肯定詠春拳術的內涵,除了為一般人所熟知的動作簡便、上落快捷、力量集中等進取特色之外,其實對於尚巧的精神,用巧的講求,才是真正的詠春本色。所以筆者亦曾投入很多時間去研究,如何把用巧的體悟,翻成一套言之有物兼且科學證據確鑿的學理,以方便為學生講授或與其他同修分享。當筆者翻江倒海地尋道理、找字詞、看文章至枯腸搜竭時,驀然回首,驚覺那「重心」「中線」二詞的義理似是暗合所須,心中的興奮很大,有踏破鐵鞋無覓處的感概。這是眾多練武者重覆又重覆的經歷。然而,對於這個話題而言,卻是一種危險,因為所得的解釋,極容易是一種偏差、一種誤解,要放棄解釋又難。說到底,這實在是一個極之不好惹的問題。

筆者當日的錯誤想法和大部份人相同,經高人指正後,亦要再三思考一段時間才能轉變過來。現在要為大家指出的,是一些應該避免開展的思路,以減少日後因投入大,縱是錯誤的認知,仍生難於自拔的執著。

在搏鬥的情勢下:

1. 把馬步開大、開寬,使在中線上的重心離地面的高度降低,以圖增加身體平穩程度的想法絕不高明,各位就此不宜多鑽牛角尖。因為降低重心以求增加平穩的能力有限,完全受制於身體的幾何邊沿,由原來重心位置到身體邊沿的距離很短,所以重心其實就容易跌出身體之外而失平衡。筆者認為這種想法,原因是假設對敵的單人練習過多,互動的對練不足,使人末能因有切身體會而深信,掌握相互追逐、相互壓逼下的動態平衡,才是真正把握平衡和運用重心、中線的關係。

2. 把馬步開大、開寬,使在中線上的重心離地面的高度降低,以圖增加腿部的肌力和足趾力量的鍛煉。鍛煉的動機無錯,不過這種方法就可有可無了,各位亦不宜多花時間,領略過就可以了。因為用這類方法去加大腿部肌力、足趾力量,後果是肌力和足趾力量是大了些,但鬆緊間的收縮幅度和速度會減小,反而影響

2.1. 全身上下如一,手去腳隨的靈動、整合,使到自己養成手去腳不隨,身前腳後;身後腳前,所謂「人末犯我,已失平衡」的習慣。
2.2. 收縮速度慢、幅度小的腿肌,對須要「力從地起」的整勁,無疑是極大的障礙。
2.3 因為 A) 和 B) 的相互影響下,人只能發展局部的肢體發力,一般都會集中於臂力的加強、加速鍛煉。

那麼,「力從地起」;「腰馬合一」就有可能變成一些似懂非懂的古典武術名詞,因為已無法表現出來,更遑論深切的體驗。這是個十分嚴重的損失。

3. 不少人仍然在研究、在苦練單腳著地時,如何增加身體的扭動,腿的擺動等來加強腿擊力度,而又不致站立不穩。如果當作一項競技運動的難度來磨練一下身心的鬥志、毅力的話,無可厚非是眾多磨練的選擇之一。但如果返回搏鬥情況,提升這種腿擊法的力量而又要提升平衡力的想法,是不設實際的。因為單腳著地時,沿身體中線左右兩邊的力矩巳經不平衡,有沿著提腳的一邊傾倒的趨勢,而身體正進行著極其複雜的平衡協調,儘力延長站穩的主觀要求。另一方面,當踢腿儘力打到目標時,立刻出現的反作用力就成為一個強大的扭力,把身體後擺而以中線為轉軸 ‥‥‥ (請參考「夾肘」一文)。簡言之,身體的肌肉、關節和手腳,為了保持這種運動姿勢在碰撞前至碰撞後的平衡協調,所做的工作非常複雜,難以一一說明,而平衡所需要的力,也做成擊打力的損耗。除非你的敵人非常細小和脆弱,但這種設想敵人條件比自己差劣的方法,筆者認為這絕非是研究有效武術手法和功法的可取態度。

筆者相信,如果讀者可以明白所舉例子的重心思想,就巳經能夠省回不少寶貴光陰和腦力,把它們投放到更能提升個人技巧和功力的鍛煉上。生命苦短,人的黃金十年,更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湧現給我們享用,現代都市人的私人時間尤其寶貴,這種修煉武術的態度,就是善用知識、善用光陰、善用自己的身體資源,以圖創做更佳的回報條件。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3 月 26 日

問:是否準備打鬥的時候,便要處於「單重」狀態,還是當攻擊與防守的瞬間,才變成這種狀態?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請先讓筆者跟讀者把這題目再三玩味一下,以清楚問題的核心所在。筆者認為問題的第三句:「‥‥‥當攻擊與防守的瞬間,」所描述的正是雙方將打而未打,互相捕捉出手時機的狀態。第一句語境:「‥‥‥準備打鬥的時候,」所描述的是雙方進入戰鬥的臨界點或更前一些的狀態。上述兩者其實是二而為一的情況,只是行文側重的地方略有不同而已。所以問題不防濃縮成 — 是否準備打鬥的時候,便要處於「單重」狀態?不就更簡潔清新嗎!

然而,有些武術門派是強調「單重」運用的,但另一些門派就不大考慮「單重」的運用了。究竟詠春拳術有沒有顧及「單重」的運用呢?就筆者所知,詠春拳的術語並沒有使用「單重」一詞,但在搏鬥時常用的馬步,如:轉馬(坐馬)、三角馬、進退馬‥‥‥,它們運用的法則,其實都包含了「單重」的特點。所以筆者在立門戶授拳以後,索性將「單重」一詞這個它山之玉,直接移入本門的理論體系當中,方便引喻和講述,使學子容易產生共鳴。相信目前絕大部份的詠春門派,仍然不採用「單重」一詞融入自家的講授上,原因可能與師承的要求、個人的習慣,或不想韜別人門派光采有關。個中分別,讀者心裡明白就好了。

上述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詳細一點來說,根據恩師教授及個人經驗所得,每當準備動武,雙方在四肢遙不及身的距離下遊弋監視時,身體無須要進入「單重」狀態,只須保持心境自在,略為專注前方,四肢感覺活動舒鬆就好了。當雙方的距離,一旦進入了自己一步半之內即可及敵;或判斷自己已陷入敵人的攻擊圈的時候,自己的身體就要立時祭起「單重」狀態,直至戰鬥完畢為止。當然雙方攻守期間,距離再度拉遠時,就須要自己控制「單重」的靈活變化了。希望讀者能按筆者所述,多練多試才有體會,則近道矣。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5 月 29 日

問:何謂「力從地起」?

力從地起」一詞乃是中國傳統武術的經典用語之一,而文字始出於何經?何典?何時?這是屬於近代崛起的「中國武術歷史發展」科目的探索範疇,須要專家掌握一定的武術史料和武術文化文獻,然後作專題研究。目前,這方面是筆者能力以外的事。但從常理推斷可知,這句歷久彌新的經驗之談,想必更遠早於文字記載之前,已在傳統的傳承制度中,代代口耳相傳不絕。然而,大家試從一個更闊的角度看,無論古今中外,凡是須要體力勞動的工作以至一般的體育運動,參與者都容易碰上以下經驗:腳下浮滑,站不穩,則很難使力;腳下穩妥,腿一證,力就很好上。這就是「力從地起」的正面和反面的體認了。不過不同的工作,不同的運動,都自有不同的動作需要,看來可以千差萬別,加上用者不同人,文化背景不同,對於相同的客觀事實,都會產生不盡相同的感受,自然會有很多疑幻疑真的說法和寫法。所以筆者認為「力從地起」不會是武術家的獨有經驗,實際上是隨處可見,時時發生的事,但當事人演繹的方法和重點卻未必為一般人了解而已。

專注到武術上「力從地起」的經驗而論,因為受到上述眾多客觀條件制肘,加上各門派對於「力」的觀念、發力感受以至鍛煉方法都會有或多或少的不同,再加上一些祕傳的煉功部份,使到一般人根本不容易從武術文獻中掌握「力從地起」的客觀意義。要解決這個問題倒不難,借用物理科學的力學基本知識和基本概念就可以清楚和有效地表達出:中國武術上渴求的那種「力」,如何從地面發起為我所用。但是涉及身體內相關的肌肉組、肌腱、關節以至骨骼如何運作,以配合力的傳遞或削弱力的傳遞的探討,會暫且略而不談。因為上述問題的解答,所牽涉的專業學問頗多,有生化方面的,有生物力學的及相關人體的生理和心理常識。有關的科研項目仍在不斷探索,不斷修正當中。反而利用一些經典的物理常識就足夠把答案的重點道來。

在地球的引力場影響下,把人當作是一個實體,則人恆常受到一個拉力(地心吸力)把人拉向地心方向。地的表面總比較人的身體硬和厚,人被拉向地球中心時,人和地面發生接觸,這可視為一個特殊的碰撞。因為受到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效應影響,地面會有一個力 (通常稱為正向力,多以 R 表示) 直向上推人,而大小恰和地心吸力相等,所以一般情況下,人相對地面靜止時,身體會乖乖的留在一個位置上。

當人要產生一個大力,並希望這個大力不會受到伴隨的磨擦力、反作用力等損耗掉,這就要講究發力的方法了。先調整一下人的身體,使身體上下都成鬆曲之勢後,由下肢的腿彎處作一向上撐豎的運動,腰間亦同時作一個向上挺豎的運動(其間一些細緻的發力配合從略),上述的身體動作,真正目的是要引發踏足的地面,產生一個比人靜止不動時更大的正向力 (R),為我所用,而這個大的正向力,已沒有摩擦力和另一反作用力在作損耗了。為甚麼會稱它是一個大力呢?因為身體這種運動形式所產生的力,是一個挺大的力,這是武術上稱為整勁的主體部份。這種發力技巧經專家傳授要訣,及通過適當訓練後,在對比下,一般都會較手臂打出的力要大。人能發出這種力的感受,正就是那個「力從地起」的經驗了。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6 月 3 日

問:詠春講求肩鬆肘沈,才利於發出整勁,但是否已說明整勁中已排除了肩力?

這是一個非常富有技術性和細膩的問題。懂得這樣發問的人,應該是一位篤學力行的練家。他必然通過了一段時間的實修和體驗後,站在十字街頭下發出的疑問。請安心,這個問題不難解決。

解答這個問題,不妨借用上一篇:何謂「力從地起」?的部份解答內容為入手。「力從地起」一文的最末段說:「‥‥‥因為身體這種運動形式所產生的力,是一個挺大的力,這是武術上稱為整勁的主體部份。」沒錯,為了不影響不降低發出整勁的主體力量,在發勁的當刻,尤其要人的上肢保持肩鬆肘沈。這個要求並非是發整勁的花式姿勢,意圖表明某種特定動作的風格。它實際上是歷經千錘百煉後的一個經驗總結,可大大提升整勁的成功率。說到這裡,明眼人應當心中有數,筆者已把成功打出整勁的要訣確認了。

然而,整勁主體以外的力,就是指由肩、肘及腕等聯合打出的那個力了。配合的關鍵在於力發出的時間,應該繼整勁的主體力起動之後開始,這樣就可達雙劍合壁的功效了。所以肩鬆肘沈的說法,套在一個發力系統而言,只不過是一種相對比較的要求而矣,大家不要被字眼的意義過份束縛而失卻應用時靈活為上,先機為要的正確心態。所謂肩鬆,是指肩膊必須靈活舒鬆之意,乃針對一般人用力時多數束肩緊膊,手拉後再推力的習慣而言。所謂肘沈或沈肘,乃強調手肘要如彈簧般儲力其中,伺機配合主體勁力而用,並非如彎木般繃硬手肘。換句話說,一度優質的整勁,就是有序地結合身體和四肢於鬆緊間各生其力,再匯聚歸一的事而巳。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6 月 4 日

問:「鬆緊」的「鬆」和「軟」之間有何分別?

要解答本題其實可以非常簡單直接就完成任務,入手的關鍵是取身體互動的接觸示範,而不取文字表達,原因不是甚麼文化障礙,或文字不力等表達上的問題,不是不考慮,而是較次要的問題。問題的重點反而是讀者和其他同修,因為他們大部份人都未有經歷過「鬆緊發力」的實修實證,單憑文字的描述去理解內容,難免生起霧裡看花,好像是或不是這樣的感覺;更壞的情況,就是誤作馮京作馬,將內容理解錯或曲解了。

無奈這次和各位結緣,筆者只能透過文字而不是面晤,所以不能用直接的身體表達方式讓大家親身感受,只能以轉折了的文字來表達「鬆」「軟」。你們閱讀之後,能夠悟了懂了,當然難得。但發覺似懂非懂,明與不明之間;甚至是讀不通,都無須不安,可能是筆者的文字功夫不夠力,使文章變成石子跳水,不通不懂了;又或者是閣下體悟尚淺,武術上的境界暫時未到此地,所以不生共鳴。請先把文章放下,過一段時間以後回頭再看,自然會有不同感受和見地。

一看問題的重點,不難估計是出自行內練家,只管問如何是「鬆」;卻不理如何是「緊」。通過學理和修煉的薰陶,他大抵已知「舒鬆難覓,繃緊易求」的道理了。英語世界中對於「人打出的力」的稱呼,花樣不多,主要以 force 一字表達,但中國武術對於力的名稱就五花八門,如太極拳,把力分成八類,而各配上一名稱。這種對力分類的心態,未免過於細緻而顯得瑣碎,容易使人鑽牛角。筆者認為一般按發力的方式和力的特質,分成兩類來研究已足夠,即是硬力和勁力兩類,勉強多加一類,是為硬力勁力的混合體。各門各派說的力多如牛毛,但亦走不出硬力或勁力的範疇。問力的「鬆緊」和對「鬆」「軟」作比較,這是專指勁力的研究了。

套用上一篇解答整勁與肩力關係的文章內容:「‥‥‥整勁,就是有序地結合身體和四肢於鬆緊間各生其力,再匯聚歸一的事而已。」可見力能夠整發,就是勁力的特色之一,而「鬆緊」就是產生勁力方式的一部份。那麼,身體是甚麼一個情況才是構成發勁的鬆的條件呢?重點來了,大家注意,有形有質的身體必須契合無形的精神意識上的鬆馳、鎮定及專注,才有機會調整出和保持到身體的鬆。這個鬆,古籍上說須由「緊中求鬆」而得。簡言之,所謂鬆實際是全身及肢體都已進入一種儲力狀態,但力只須儲一點兒,不會太多,這個力帶有幾分彈性,可隨姿勢和形勢變化而變換,既可收束又可延放,是一種遇物可生粘黐勾帶的效果。一旦與敵人接觸後,對方想輕力擺脫我手,卻揮之不去;對方想向我身上大力推撞,則如水中撈月,一無所有。所以武術上要求的鬆,就是一種活潑、機變、不輕易強鬥的力。武術上的「軟」乃專指柔弱、乏力或力過於鬆散的泛稱。

作者:歐陽劍文
2008 年 6 月 7 日